中央人民政府网站  |  省委  |  省人大  |  省政府  |  省政协
您的位置: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 / 政务公开 / 新闻动态 / 图片新闻

杨欣和班德湖

来源: 青海日报    发布时间: 2020-08-21 09:34    编辑: 许娜         

  班德湖畔的观鸟站。

  时值初夏,班德湖外的远山依旧雪覆冰封。

  观鸟站的箱式房屋内,墙壁上的画作似乎在展示着大自然的理想境界。

  可以断定,如果没有了斑头雁,班德湖一定是一片死寂。

  从西宁出发前,就知道杨欣在班德湖。但不知道,班德湖是怎样一个湖?它在哪里?那里有什么让人一探究竟的谜底?毕竟,它离省会西宁还有1215公里。

  结束在索南达杰保护站藏羚羊迁徙的拍摄,融入青藏公路上往来车辆的滚滚洪流。5月23日下午4时,终于抵达沱沱河畔的唐古拉山镇。

  货车喇叭嘶鸣,店铺、旅馆、加油站外人声鼎沸。这座长江源头的小镇,打破了青藏高原腹地的宁静。

  就在5月24日,约见杨欣的当日清晨,唐古拉山镇上空乌云密布,四周的旷野被白雪覆盖。偶尔,暗黑的天空被风撕开一道缝,露出一抹蓝,透过一扇光。

  从唐古拉山镇前往西南30多公里外的班德湖,平均海拔超过4700米,一路都是湿地草甸。夏季雨量充沛,为了防止陷进泥淖,进出车辆总会沿着同样的轨迹行进。于是,无际牧野的身躯上,被轮子辗轧出的两道车辙,向着无尽的远方延伸。

  班德湖,是斑头雁的主要聚集区。这里的斑头雁接近全球种群数量的3%,种群数量仅次于青海湖。班德湖周边地形地貌极具代表性,有冰川、雪峰、湿地、湖泊、草甸、沙漠和戈壁。

  近10年来,原住居民不断迁出班德湖所在地域的草场,自2012年开始,科考活动与日俱增。

  绿色江河环保促进会会长杨欣和7名志愿者,两个多月来,一直驻守在班德湖观鸟站。

  喜马拉雅山脉如同一道天然屏障,青藏高原就藏在它的身后。

  60多天前,经过史诗般的喜马拉雅山迁徙之旅,1000多只斑头雁陆续在溪流汇聚的班德湖安了家,这种最美丽的鸟类选择了世界屋脊这片静地,来养育雏鸟。

  斑头雁每年3月中旬到达班德湖开始营巢、产卵,6月中旬到7月中旬进入孵化高峰期,然后育雏、换羽,8月底开始迁出。

  从一开始,斑头雁的雏鸟就要自己觅食养活自己,为了觅食,也为了躲避藏狐和狼,斑头雁总是选择在小岛上安家。

  班德湖湖面约4平方公里,湖水注入扎木曲,再汇入沱沱河。湖内有两个小岛,最大的一个面积只有0.01平方公里。据鸟类专家统计,班德湖的鸟类共计50余种。

  “最初到长江源是作为探险家探险长江,后来是作为摄影师拍摄长江……”坐在班德湖北岸斑头雁保护站一间集装箱采光房内,杨欣谈道。

  40公里处的长江正源沱沱河畔,是杨欣1986年长江漂流首次下水的地方。

  34年后,谈及试图征服自然或与之和谐相处——这两个不同时代背景下截然相反的命题时,杨欣这样答道:“长漂后,11名队友把生命留在这儿,我还活着。今天,我更想做一个忠实的记录者。”

  2012年9月30日,杨欣在沱沱河畔建起长江源水生态环境保护站。他说,自然的力量是强大的,人必须适应和尊重自然。三江源是中国自然资源最丰富的地区,我们必须花大量时间对自然保护区作调查,从中发现适合民间组织参与的事情。

  “斑头雁——这种飞行高度近9000米的候鸟,8小时内能跨越喜马拉雅山。它是国际保护动物,以前却没得到应有的重视。这里(班德湖)虽然是自然保护区,但并没有太多实际措施,斑头雁每年被捡走的蛋多达2000枚以上。”基于建站的初衷,杨欣解释道。

  8年后的今天,据守班德湖南岸的观鸟站,一排排集装箱式房屋分外醒目,这里接通了卫星和4G光缆。3名志愿者,正在操控架设在湖心岛内外的12台高清摄像机,经由穿过湖底的光缆,遥感监控湖心岛上斑头雁种群习性。

  透过集装箱的4个观察孔,大倍率望远镜和相机镜头,可以实时观察拍摄斑头雁的活动状况。同时,保护站配备了16TB的存储硬盘,用以收集记录所拍摄的画面。

  此外,在班德湖观鸟站周边方圆数十公里,布设着数百个红外摄像机。一侦测到有野生动物活动,便会自动开启记录功能,拍摄视频和图片素材。

  初夏的午后,鸟儿凫游在蓝色的班德湖面。杨欣的目光,不时落在年轻志愿者身上。此刻,须发皆白的杨欣,和一群二三十岁的志愿者,在一条绵延6300多公里的大河源头,守望着基于敬畏自然之上的理想境界。

  据杨欣介绍,在绿色江河环保促进协会,是志愿者推进着上百个大大小小的项目运营和维护工作。这支队伍中,有人类学家、冰川学家、动植物学家、高山病医生,还有资深驾驶员、摄影师和探险运动员。

  2012年至2019年,8年间共有247人次志愿者参与长江源斑头雁科考保护。

  从前有条河,河边有座红房子,红房子里的人儿,在为河水的美丽而努力……2020年,斑头雁守护与栖息地保护志愿者项目于3月15日正式启动。这是老志愿者写给新志愿者的寄语。他们说:期待更多的志愿者加入绿色江河持续九年的守护,我们在班德湖等你。

  “6月,班德湖又成了孕育生命的湖。在鸟爸鸟妈们的期待中,鸟宝宝脱壳而出。在众多繁殖的鸟类里,斑头雁、凤头鸊鷉孵化出的宝宝一窝有好几只,可是一对黑颈鹤只孵化出一只。”(摘自绿色江河志愿者日记)

  “雄性的蒙古沙鸻有着明显的黑眼罩,像个小小的蒙面侠。不过,它走起路来鬼鬼祟祟的,一点也没有大侠风范。你看它背部的颜色和沙地几乎一样,它对自己这种保护色似乎也很有信心。当我们从它身边走过时,它就会背过身去,好像看不见我们。我们也假装看不见它,心里却乐开了花儿。”(摘自绿色江河志愿者日记)

  2018年4月22日到6月5日,班德湖观鸟站进行了为期45天的长江源斑头雁孵化直播。将营地搭建、班德湖鸟岛运送安装设备、海拔4600米之上的保护站志愿者生活、斑头雁班德湖降落、斑头雁鸟类调查、斑头雁雪中孵化及蛋被黑颈鹤偷吃、斑头雁出壳甚至长江源牧民孩子一天的生活等等,搬到千家万户的电视画面上、网络视频中、手机直播间、上海南京等城市动物园的大屏幕上。

  与此同时,杨欣开始注重与原住居民的合作。“在征得镇政府同意后,我们发动当地牧民一起参与到保护与观测行动中。希望把当地人培养起来,把保护站完全交给他们。毕竟他们是这片土地的主人,让他们来保护,是最好的结果。”

  注视班德湖边的草原,散落着不少动物的遗骨。羚羊头、牦牛角和绵羊、山羊骨骼随处可见。一片看起来很平整的沙地上,散布着十几具遗骸,那是去年冻死的小羊羔。这是关于自然的力量和生命的脆弱的古老一课。

  一起破冰,一起打水,一起数鸟,一起泪流满面,一起看日升月落,这是我们一起吃苦的幸福……

  班德湖畔,志愿者之歌随风曼舞。(姚斌 张多钧)

  

 

乐天堂app下载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